主页 > D好生活 >《撒母耳记下查经7》大卫与米甲 >
《撒母耳记下查经7》大卫与米甲

2020-06-10


◎张慧康(高雄宣道会内惟堂主任牧师)

经文:撒母耳记下6:9-23

在〈撒母耳记〉记载很多大卫与扫罗,或大卫与约拿单的故事,但今天我们要思想大卫与他的元配—扫罗王的女儿米甲的故事。

上次我们仔细查考了大卫运送约柜犯的错误在哪里,也让我们知道服事上帝不能只凭着自己的热心或策画就足以成事,要好好读圣经,老老实实地按着上帝的话去做会是更重要的学习。但这次大卫按着圣经的教导把约柜顺利成功迎进耶路撒冷,却因他非常开心地跳舞导致他妻子米甲看不下去出言相讥,双方在公开场合你来我往的,夫妻之间也因此离异感情变淡!这其中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省思。

一、神虽叫人敬畏,但事奉祂却是非常蒙福的。

9-11节:那天,大卫惧怕耶和华,他说:「耶和华的约柜怎能运到我这里?」他不愿把耶和华的约柜运进大卫城,而是把它运到迦特人俄别•以东家。耶和华的约柜在俄别•以东家停放了三个月,耶和华赐福给俄别•以东和他全家。

先前只因为乌撒伸手扶了约柜就遭到上帝的击杀,死在当场!这不但让这全国欢乐的重大庆典办不下去只好不了了之,大卫也非常害怕上帝,不敢把约柜运进城里。

过去好几次大卫在患难中呼求神都蒙应允,寻求神都听见祂回答,无论他遇到多少艰难险阻神都一一替他开路,与神如此密契的大卫此时却发现神生气了,甚至会发怒击杀刑罚人!可见不管人与神关係再如何亲密都不能跨越那道界线,祂是神,我们不过是人,与神契合最多是体贴祂的心意,但本体仍有分别,神的圣洁与荣耀仍是叫我们敬畏不容侵犯的!

但连一国之君的大卫王都不敢处理,甚至还闹出人命的约柜,此时住在耶路撒冷城附近的俄别.以东家,却勇敢地接下这烫手山芋愿把约柜停放在他家,堪称精神可嘉。奇妙的是,神不再发怒,反而因此赐福俄别.以东和他全家一切所有的三个月之久,这告诉我们什幺讯息呢?

显然,这正如大卫认识到的:「神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篇30:5)」。

细想:神向乌撒发怒只是一时的,转瞬即过;但赐福俄别•以东和他全家却是三个月之久。神击杀的只有乌撒一人,但因约柜而蒙福的却是「俄别•以东和他全家」。

的确,神会因我们犯错而发怒,祂爱我们绝对不是溺爱或没有原则的宠爱,祂所爱的必管教;但长久来看,我们事奉祂仍是非常蒙福的!祂对我们总是恆久忍耐乐意赐福!神总是怜悯多而怒气少,审判少而赐福多,因此雅各书说祂的怜悯是向审判夸胜(雅2:13)。但我们切不可因此轻慢祂,轻忽祂如无物!把事奉神看得很随便。我们要因祂的怒气而敬畏祂,因祂的赐福而感恩祂。

我自己的体会也向来是如此,我总觉得我是一个很蒙福的人。我的婚姻是蒙福的,家庭是蒙福的,人生是蒙福的,但并不是因为我做的都对所以蒙福;刚好相反,那是因为神没有按我所做的来对待我,是因为事奉神本来就是很蒙福的!

深愿我们不要以为服事神是很倒楣的事,被抓来当廉价劳工能推就堆,能拖就拖,拖赖不掉就勉强做做再换人吧!千万不要这样想!你要知道千万人中我们能被神验中来事奉祂,这是何等有福!

二、以神为乐的人是最满足喜乐

12-15节:大卫听说耶和华因为约柜而赐福给俄别•以东全家及其一切所有,就满心欢喜地去把上帝的约柜从俄别•以东家接进大卫城。这一次,抬耶和华约柜的人走了六步,大卫就献上公牛和肥犊为祭。大卫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华面前尽情跳舞。大卫和全体以色列人在欢呼声和号角声中把耶和华的约柜迎进大卫城。

当大卫知道神的气消了,神不再发怒而是赐福接待约柜的俄别.以东家三个月之久,他满心欢喜地要盛大隆重地迎接约柜进城,还按照圣经教导把约柜「抬」进来。这点非常可取。我们不要因为事奉一时的挫折就撒手不干了,或以为有正当理由跟上帝赌气抗议?!上帝纠正我们是为我们好,不要等到积重难返就很难改了。

这一次大卫运送约柜可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深怕再有任何闪失。抬耶和华约柜的人才走了六步,大卫就献上公牛和肥犊为祭,等神悦纳这馨香之祭,确定应该没事了,大卫鬆了一口气,还非常开心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华面前尽情跳舞。

这以弗得本是祭司执行圣礼时所穿的礼服(撒上14:3;22:18),但大卫此时应该以求告者的身分穿上这礼服向神表达欢庆。不只是大卫王开心,全体会众也跟着开心,大家都在欢呼声与号角声中,把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迎进耶路撒冷城里安放。

不晓得你曾否在神面前兴高采烈的尽情奔放跳舞?一个人如果开心到竟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那肯定是中乐透之类的超级喜事降临才会如此吧!因此,如果不是一个真正以神为乐的人,他不会单单因着神的缘故如此喜乐忘形地跳舞,就像小孩子在他父母面前快乐跳舞那样开心!

大卫当时可能在想,这约柜象徵神的同在是何等荣耀尊贵,神藉着约柜带领百姓在旷野漂流、走过约旦河、复因战败被非利士人掳去、现在终于迎进了耶路撒冷,这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要与他同住了……这该是何等的蒙福与感恩啊!

尤其是先前的乌撒事件,让他心情跌到谷底不敢迎约柜;而今他重读圣经了解规定后,也再次整队出发浩蕩蕩地迎接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神也悦纳他所献的祭!这象徵着神同在的约柜就要与他永远同住耶路撒冷城了—深深爱慕上帝的他愈想愈开心,不禁欢喜地手舞足蹈起来跳舞!

诗篇68篇就是这时写下的,大卫带领会众如此高声讚美:

神啊,你是我的神,我的王;人已经看见你行走,进入圣所。
歌唱的行在前,作乐的随在后,都在击鼓的童女中间。
从以色列源头而来的,当在各会中称颂主神!(24-26节)

从大卫身上我们看见:以神为乐的人会是这世上最满足喜乐的,因为神不改变也永不动摇,祂神配得我们如此对祂,祂永不让我们失望!正如大卫说的:「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为我持守(诗篇16:5)。」

但若以这世上的事物为乐,纵有满足快乐也只是一时的,等到情势变更今非昔比无法再满足时,失望痛苦也随之而来!我以前卖保险最高记录一个月赚15万,觉得也不过如此;到大学教书应该很风光吧,但等到我去空大教中国哲学史,也发现教书也不过就是这样罢了。

正如所罗门王他这一生什幺都有了,名利财富、声望尊荣、权势、美女、智慧…但他离弃神之后仍是空虚不已,才会在〈传道书〉写下「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幺益处呢?传1:2-3」

要知道,所罗门王不是什幺都没有所以说虚空,而是他什幺都有了只是离弃神,这仍使他心里有个神圣的不满足,感到非常虚空落寞!正如神学家奥古斯丁说的,那空处是只有上帝自己才能填满!

三、属世的人常会轻视属神的人

16-19节:耶和华的约柜进大卫城的时候,扫罗的女儿米甲从窗户看见大卫在耶和华面前又跳又舞,心里就轻视他。他们把耶和华的约柜抬来,安放在大卫準备好的帐篷里。大卫在耶和华面前献上燔祭和平安祭,然后奉万军之耶和华的名给民众祝福,还分给所有以色列人,不论男女,每人一个饼、一块肉和一个葡萄饼。众人就各自回家去了。

米甲既是扫罗王的二女儿,出身显贵,自小在王宫里长大,可能对这牧羊童出身的大卫没放在眼里。以前她年轻时会爱上大卫,可能是见他长得英俊帅气又少年英雄能打死巨人歌利亚(撒上18:20)。但现在心境又不一样了。以前她的信仰就不怎幺样,家里竟还藏有神像(撒上19:13),而今她从这世俗的角度看,认为一国之君应有君临天下的气度,泱泱大度的王者风範,怎幺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忘形地跳舞呢?!

但米甲却不明白,她所轻视的,正是神所验中的!她轻视自己丈夫如此脱序有失君威,但神却验中他像个孩子般纯真喜乐且单单以祂为乐!毕竟在神眼前没有人是王,唯有耶和华是王,是永世的君王,我们在祂眼中不过都是孩子罢了!

属世的人常鄙视属神的人,使徒保罗现在当然备受我们敬重,但当时他也曾如此自述:「我们至今还是又饑又渴,衣不蔽体,遭受毒打,居无定所,还要亲手劳作。我们被人咒骂,就为对方祝福;受人迫害,就逆来顺受;被人毁谤,就好言相劝。人们至今仍将我们看作世上的废物,万物中的渣滓(林前4:11-13)。」

现在教会争作使徒的,难道是因为使徒很体面风光吗?若回到圣经看看保罗当年是这样作基督的使徒,还会想争吗?

四、属神的人自居卑微以神为乐

20-23节:大卫回到家为自己的家人祝福,米甲出来迎接他,说:「今天以色列王好光彩呀!居然像个粗俗之人,在臣僕和婢女面前露体!」大卫对她说:「我是在耶和华面前跳舞。祂不用你父亲和你父亲家里的人,而是选立我来治理祂的以色列子民, 所以我要在祂面前欢庆。我要让自己更卑微,自视低贱,但你说的那些婢女会尊重我。」扫罗的女儿米甲终生都没有生育。

在大卫与米甲这次的冲突中,毫无疑问是大卫站在上帝这边而非米甲。

撇开作妻子的不应该大庭广众之下出言讥讽自己丈夫先姑且不谈(大卫是在服事神,米甲何必当众嘲讽他?至于笑他露体非指赤身裸体,而是脱去厚重王袍的大卫只穿细麻布的以弗得会露出手脚而已)还有更重要的是,圣经上说:「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14:11;18:14)。」大卫王身居高位却仍自况「我要让自己更卑微,自视低贱」,他如此自居卑微以神为乐,正如施洗约翰说的「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30)」,这是神喜悦的态度,也是他非常美好的灵性。

想来大卫已是快四十岁的成年人,在希伯仑也作王七年半,又怎能不知王者的形象很重要?但他更乐意自居卑微以尊荣神,让神显大!这就值得我们效法!

结论:大卫与米甲

或许米甲看到自己的父亲死了,兄弟都死了,今非昔比,这国已是大卫的国而有所苦毒或不满;当她看到自己的丈夫不若他父亲有王者的风範气度,竟浑然忘我地尽情跳舞,更是打从心里看不起他,新仇旧恨,终致公然反目出言相讥。

但从大卫与米甲这两个人的身上,我们看到一个属神的人与属世的人,对同一件事情的角度不同,看法与认知也完全不同。

属神的人如大卫,他看到约柜终于顺利进了大卫城(耶路撒冷),神也悦纳他所做的一切,他心里就非常高兴,在神面前尽情跳舞欢乐,像孩子般纯真喜乐!

但心里满是尘埃未除的米甲,她看见的大卫却是「在臣僕和婢女面前露体」认为有失王者的威仪与庄重。

但神要的,是我们存专一清洁的心来爱祂,既如此,我们便不可能面面俱到尽如人意。大卫自居卑微以神为乐的生命是值得我们效法的,他也拥有了上帝为他的产业;但米甲因此失去她丈夫的爱,终生未育的结果也使扫罗家彻底与大卫的国无分,她的损失是无可弥补的鉅大。

附带值得一提的是,后来很多教会以大卫跳舞为典範,在教会公众崇拜中设有受过训练的舞蹈团队带领会众跳舞。这本无可厚非。但我们应该了解大卫跳舞背后真正的意义,是他全然自居卑微以神为乐!

若我们只是有样学样,却仍在意自己跳得好不好看?那可就背离原意了喔!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今日焦点
一周热榜